▎中国男女队再次赢得了世乒赛的冠军

作者|马剑

编辑|丰臻

历史未必会重演,可却经常押韵。又一位“倒戈相向“的华裔乒乓球选手撩拨了很多国人神经,引发热议。

刚刚完赛的成都世乒赛上,中国男团、女团还是有统治级的双冠成绩,但10天来的最大热点其实于男团半决赛上一幕紧张的剧情——华裔日本选手张本智和在半决赛中凭一己之力接连战胜中国队当家球星樊振东、王楚钦,把中国队逼到了绝境。

竞技比赛层面,张本智和力压未来几年中国男队两位当家支柱,必然让人感到了威胁。民族情绪层面,不必多说。中国人归化为日本籍,回来击败了中国人,这种剧情在任何时候都会显得扎眼。很多网友甚至觉得他在比赛中的喊叫声都那么刺耳。自小山智丽之后,时隔三十年,祖籍四川的19岁张本智和再被极端网友骂成“汉奸”、“卖国贼”。

▎年仅19岁的张本智和给中国队制造了巨大的麻烦

众所周知,国乒和女排一直是超越体育本身的存在,是国民招牌。中国乒乓球比中国女排在赛场上更具统治地位,所以其输赢也更敏感。何况中国乒乓球还有最特殊之处——“一处水源供全球”。

以2021年举行的东京奥运会为例:93位参赛球员中有35位华人运动员,其中男子13人,女子22人。换言之,无论奥运还是世乒赛,更像是一场“内战”。

26岁的德国籍球员邱党比张本智和幸运得多。本届成都世乒赛,他代表德国男乒晋级决赛,但他没被贴上“汉奸”标签,大概是因为他转投的是德国而非日本,且并未真正给中国队造成威胁。

跟张本智和一样,邱党也是出生在海外的“乒二代”,其父邱建新是蔡振华师弟,1997年后曾到日本执教,水谷隼、隼丹羽孝、石川佳纯都是其得意弟子。1996年出生的邱党,近一两年才慢慢摸索出自己的方向,而在中国国家队,与他同年龄的张煜东今年已经退役。类似邱党这些第二代移民,在异国乒坛露出峥嵘,已经历过各种冷眼与嘲笑,他们站上世界舞台本身就是一部浓缩的励志纪录片。

张本智和与邱党的不同之处之于,他太犀利太树大招风,甚至连球场上习惯性的吼叫都被认为是一种“挑衅”,他的存在对国乒而言确实是一种威胁——尽管,这更是一种鞭策和激励。

▎和其他日本体育明星一样,张本智和的成长也被拍成了纪录片

四年前,15岁的张本智和拿到国际乒联职业巡回赛年度总冠军时,就惊动了中国乒坛。马龙当时曾说,张本智和会是中国队以后十年里所面临的强劲对手。在日本,他很早就享受了明星般的待遇,2015年波兰公开赛上,日本NHK电视台派了3名电视记者全程跟拍,并为他专门拍摄过“乒乓神童”的纪录片。四年后,该应验的正在应验——上一次能够从国乒身上拿两分,还是2000年的世乒赛男团决赛,佩尔森连胜孔令辉、刘国梁,上上次则是瓦尔德内尔。也因此,有专业人士称呼:张本智和是一匹22年一遇的狼。

对某些敏感脆弱的民族情绪浓烈的中国球迷的来说,一把调转枪头的利器屡屡大放异彩、反戈一击的时候,他们不仅不会喝彩,反而会痛骂。虽然,这种愤怒有些荒唐。

日本作家东野圭吾有一段描述:“有些人的恨是没有原因的,他们平庸、没有天分、碌碌无为;于是你的优秀、你的天赋、你的善良和幸福都成了他们恨你的原罪。”当这种无从说起的“仇恨”套上国籍、肤色、种族等符号,往往披上一层“正确且安全”的外衣,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国内互联网语境里,张本智和的标签是“为什么加入日本国籍”等词条。挑逗民族情绪才能换取流量,煽动对立才能带来支持,遗憾的是,这样操作有很大的流量市场。这也是中国体育其意义多年来被狭隘化的一种结果。

▎国足曾归化多名外籍球员

然而在世界体坛,近些年来改换国籍代表异国参赛已是司空见惯的事,毕竟这更多的是关乎个人命运的选择,该由本人主导。正如几年前,几位巴西裔足球运动员在面对高收入和冲击世界杯的双重诱惑下也曾加入中国籍一样,很多中国乒乓球选手改换国籍,自有其充分的可以被理解的理由。

张本智和2003年出生在日本仙台,为何到2014年才选择改换国籍?直到2018年,其母张凌接受媒体采访时才说,当初归化加入日本国籍也是一种无奈之举,唯有此才能获得重点栽培,才能更好地将天赋早日兑现。张本智和确实做到了这一点。考虑到他父母就是他最重要的教练和老师,某种程度上,这也是中国乒乓在海外开枝散叶的结果,实在不必把夹带狭隘民族主义情绪的“友邦惊诧论”附加其上。

还是应该向刘国梁学习,乒乓大国,至少在面对这项运动的时候,就该有大国心态。竞技层面,刘国梁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没有海外兵团,全球乒乓球可能会变成一潭死水。如果只剩下中国人自己在玩这个项目,那对乒乓球运动来说才是灾难。”

非竞技层面,运动员转投他乡属于正常现象。如果世界足够开放,运动员因不同原因改换国籍的可能性必然更大。除非世界是封闭的,但那不是我们想要的。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davidibristow.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